【孩子的教育不能等】

 

 

  Credence有些緊張,他乖巧的跪在地板上,雙眼緊緊的盯著地板,完全不敢抬頭看眼前的男人,而他也明顯感受到了頭頂上傳來的視線。

 

  其實他知道Graves肯定很生氣,但卻沒想到會這麼生氣,仔細想想,Graves確實交代過他不能去那的,但他還是……

 

  「我很抱歉,Graves先生……」Credence的聲音有些顫抖,他努力的思考著該怎麼讓生氣的戀人消消氣……更何況這件事情真的是他自己的錯。

 

  「抱歉什麼?」

 

  Graves的聲音極為冰冷,完全不用看都可以知道Graves現在的表情肯定非常的恐怖,而Credence向來缺乏安全感,惹Graves生氣這件事情讓他感到異常的害怕。

 

  一方面是他對於懲罰的恐懼,另一方面是對於自己會被丟棄的恐懼,無論是哪個,他都不敢想。

 

  「您帶我來英國前……有說不能去翻角巷的,但我去了……真的、很抱歉……」其實認真說起來,Credence並不是自己願意去的,而是他的魔法用不穩加上口音不清楚,要去斜角巷卻不小心傳到翻角巷去了,雖然去了之後他確實因為好奇而沒有馬上離開。

 

  「所以你明知道不能去,卻不願意聽我的話?」Graves的聲音依然冷淡,卻聽得出這句話的最後,尾音微微上揚,聽得出非常的不悅。

 

  但這句話簡直要把Credence嚇壞了,不願意聽Graves先生的話?怎麼可能!他只是、因為有一點點好奇,而且他也沒有真的帶很久,只是稍微……逛了一下而已。

 

  「沒有!我、我……」Credence緊張的抬頭,對上了Graves嚴肅到讓人害怕的表情,反而更加緊張了,那個一點溫度都沒有的眼神讓他心生恐懼。「對不起……請、請罰我吧,我錯了……」

 

  看著不斷認錯的CredenceGraves就坐在沙發上,拍了拍自己的大腿。

 

  「上來。」

 

  「嗯?」

 

  Credence微微愣了一下,看著Graves的動作,雖然不太明白Graves的意思,還是乖乖的起身,站在Graves面前。

 

  GravesCredence的反應也知道他不懂,大手一拉,就把Credence拉了過來,正面朝下的趴在自己腿上,而Credence就上半身在沙發上,下半身自然垂在地板上,只有屁股高高的被Graves的腿撐起來。

 

  就在他還沒意識到這是什麼樣的狀況時,疼痛忽然在他屁股上炸了開來,力道大的讓他整個人狠狠震了一下。

 

  「呃啊!」第二掌也沒隔幾秒就落了下來,這次Credence忍不住痛呼了一聲,直到現在他才驚覺,自己挨打了!Graves先生打了他的屁股!

 

  但Graves就像是沒有聽見Credence的痛呼一樣,沒隔幾秒又落下了一掌,每一掌都是由下往上,狠狠的扇下去,不但感受到充分的疼痛,更因為那裡接近私密處而羞恥感大增。

 

  「呃!呃!啊..……」Graves一掌一掌的用大手扇在Credence軟嫩的翹臀上,很快的,Credence已經感受到自己的屁股開始發燙,雖然隔著西裝褲,還是覺得火辣辣的疼。

 

  他從小就常常被打,但是他母親總是拿皮帶抽他全身,他常常被打的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在痛,但這次很不一樣,Graves使用手掌教訓他,屁股上要說是疼,火熱熱的感覺更明顯。

 

  但顯然Graves不認為這樣就足夠教訓Credence,他停下了巴掌,將Credence的褲子給脫了下來,露出了光滑白皙的屁股蛋。

 

  「哇啊!」

 

  寬厚的手掌打在光屁股上的疼完全超越了他的想像,原來還有西裝褲隔著,聲音拍打起來鈍鈍的,疼痛感也有些悶悶的,但光屁股就不同了,聲音響亮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影響,疼痛感也從悶疼的等級上升到痲疼。

 

  但Graves的動作並沒有因此而慢了下來,一掌一掌的紮紮實實打在他的臀峰上,很快的,Credence已經忍受不了屁股上像是著火般的疼。

 

  他原以為Graves用手掌打他,是溫和的懲罰,他以為自己可以乖乖的不哭不叫的受罰,讓Graves覺得他是個乖孩子,但他認為他錯了,Graves會用手掌罰他是因為即使是手掌也可以帶給他極大的痛苦,而自己完全沒辦法像理想中那樣乖乖挨打

 

  Credence疼的開始左右扭動掙扎,但腰早就被Graves扣的死死的,無論怎麼掙扎扭動,巴掌都是落在最疼的位子。

 

  「痛……好痛……好痛……啊!」

 

  Credence的聲音帶著哭腔,他忍不住奮力的踢著腿,Graves去抬腳就將他的雙腿夾住,讓他只能牢牢的固定在Graves的腿上。

 

  「嗚……嗚、對不起、對不起、我錯了……嗚嗚嗚我錯了……」Credence將手伸到後面,想要擋住挨打的屁股,卻被Graves一個反手抓,扣在背上,全身都無法掙扎,終於哭了出來。

 

  他從來沒有想過被手掌打屁股可以這麼疼,他疼的已經忘記自己究竟為什麼挨打,疼的他快要忘記這隻手平時帶給他的溫暖。

 

  Credence忽然有些委屈,自己究竟是做了什麼不可原諒的事?Graves為什麼要打的這麼狠?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嚴重到……要用這雙總是帶給他溫暖的手施予他這樣的痛苦?

  他不過是不小心錯進了翻角巷,又多看了一下下而已,就值得Graves這樣ㄉ罰他?而且他已經認錯了,真的很疼,疼的他渾身顫抖,Graves的巴掌卻依然狠辣的落下。

 

  「我錯了……我真的錯了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 

  隨著巴掌的落下,Credence除了對不起也說不出其他的話了,他的淚水不斷的落在沙發上,如果不是因為趴在Graves腿上,他真的會以為自己又回到了那個被母親責打的過去。

 

  忽然,Graves的巴掌終於停下了,而這時Credence的屁股早已高高的腫起,紅的像是隨便一碰就要滲出血一般。

 

  Credence又哭了一會兒才發現Graves的巴掌已經停下了,正當他回過頭想看看自己的戀人的時候,卻發現對方正在拿他的皮帶。

 

  皮帶。

 

  這個東西對Credence而言是極大的陰影,這東西對他而言只有痛苦及恐懼,他當然知道皮帶的威力,他從小就領教過,而剛剛的巴掌已經可以造成這樣的痛苦,用皮帶會是怎樣的狀況?

 

  所以當他看見Graves講皮帶摺了兩摺,在他屁股上比劃的時候,Credence馬上嚇哭了。

 

  「不!我錯了!對不起!真的……真的……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不要用這個打我……拜託……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」

 

  Credence崩潰的大哭,他緊緊揪著Graves的西裝褲,他不敢就這樣爬起來,怕Graves會更加生氣,但他真的害怕了,比起疼痛,只要腦海裡一浮現出Graves拿著皮帶抽打自己的樣子,他就難過的失去理智。

 

  Graves聽見Credence這樣崩潰的大哭,心都碎了,他馬上放下了皮帶,伸手將Credence抱起來,把他緊緊的抱在懷裡。

 

  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我不聽話……我錯了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  Credence雖然已經被Graves抱在懷裡,卻還是全身發抖,嘴裡不斷的喃喃的說著對不起,好像沒發現Graves已經放下皮帶。

 

  「乖,我不打了……」Graves有些後悔自己在盛怒之下動手,即使要給他教訓,也不該下手這麼重,尤其拿了皮帶。

 

  說實話,他從來沒有想過要用皮帶打Credence,那只是嚇唬他罷了,本打算和他說如果還有下次就要用皮帶之類的威脅話語,卻沒想到他還沒開口,Credence就嚇哭了。

 

  Credence緊緊的揪著Graves的襯衫,他顫抖著雙唇,不斷的在Graves的懷裡瑟縮。

 

  「以後我會聽話……會乖……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我錯了、我不聽話、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 

  這些話語聽得Graves心疼不已,但Credence完全搞錯他的意思了,現在的Credence八成以為是因為自己不聽話才會挨打的,但這完全不是他的意思。

 

  「乖、乖,別哭,Credence、我不打了……乖、你聽我說……」

  Graves只好緊緊的抱住懷裡嚇壞的孩子,用他所能最溫柔她語氣。「翻角巷賣太多禁物,人也很複雜,一不小心就會發生意外,更何況你的魔法剛剛開發,還不太穩定,去那種地方容易出事。」

 

  「我很擔心你。」

 

  聽著Graves的話,Credence總算安定了下來,原來是因為危險,Graves才會這麼生氣,他卷縮在Graves的懷裡。

 

  「對不起……」他才剛剛發現自己是巫師,也剛剛才接觸魔法世界,有很多危險是他也不了解的。

 

  Credence知道Graves已經不像剛剛這麼生氣,甚至有點溫柔,他無辜的抬起頭,怯怯的看著抱著他的男人。

 

  「我錯了……Graves先生還要罰嗎?」

 

  Graves微微的瞇起雙眼,看來Credence跟他相處了這麼久,也越來越用這種方式撒嬌了,偏偏自己也很吃乖巧委屈這招,但這次他可沒有打算這麼快就放過Credence

 

  「哇!」

 

  Credence本以為自己說完,會得到一個溫柔的吻,替他揉揉屁股,卻沒想到又被壓回腿上,跟剛剛的挨打姿勢一模一樣。

 

  難道還要打嗎?

 

  想到這裡,Credence忍不住又濕潤了雙眼,但逾期的疼痛卻沒有來,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疼痛不已的臀瓣被扳了開來,露出了隱藏在其中的穴口。

 

  「這是你在翻角巷拿到的東西,我認為有必要告訴你這些東西的用法。」Graves的聲音不像剛剛盛怒之下的冰冷,只是與平時一樣帶了點命令的口吻。「要親身經歷,才會知道危險性。」

 

  接著,Credence就感受到自己的後庭被某個堅硬的橢圓型物體撐了開來,而那東西則是完全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塞了進去,被他飢渴的小嘴吞入其中。

 

  「嗯?嗯!」

 

  忽然,體內的小東西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,像是有生命般不斷的撞擊著他柔軟的內壁,在裡頭四處彈跳肆虐著。

 

  「呃……呃啊!」

 

  Credence被突如其來的快感弄得不知所措,即便是平常Graves進入他體內時,也不可能用如此幅度在裡面震動,這感覺完全是他第一次感受到。

 

  Graves的手指探了進去,將體內的東西推到更深處,Credence整個人往前想逃離,卻被牢牢的扣在Graves的大腿上,直到手指推入最深處。

 

  「啊!啊啊!」

 

  Credence仰頭叫喊出聲,最深處的顫動感覺更加強烈,他甚至覺得體內的東西變大了,在他脆弱的腸壁內猛烈的撞擊。「嗚、嗚……Graves先生、Graves……嗚嗚……」

 

  「你進去的那間店,放有迷藥。」

 

  Credence腦袋混亂之餘,聽見Graves的聲音冷靜的在身後響起。「只要再讓你聞到第二種搭配的迷藥,你會全身發熱,下體搔癢,最後失去理智。」

 

  Graves的話一字一句的刺進Credence的腦袋裡,他知道Graves說的是什麼,自己在不知道的時候已經中了迷藥了。

 

  「如果不是我即使進去把你帶出來,你現在已經成為巫師名門的性奴了。」

 

  Graves說的很平靜,Credence卻聽的心裡發涼,他知道什麼是性奴,卻從沒想過身為男人的他也會有這樣的危機,他今天的舉動原來真的這麼嚴重。

 

  「店員給你的這個東西,就是拿來控制你的。」

  Graves按著那個不斷震動的東西,在Credence體內左右搓揉。「這個只有放進去的人拿的出來,只要我一個指令它就會開始震動,一直到我讓它停為止。」

 

  Graves一邊說著,一邊抽出手指,大手開始用力的搓揉Credence傷痕累累的臀肉,馬上引來孩子一陣痛呼。

 

  「要我讓它停止嗎?」

 

  Credence聽見Graves的話,他啜泣了兩聲,回過頭看著身後的愛人,搖晃了下自己紅通通的屁股。

 

  「不……我希望……Graves先生進來……」

 

  Graves原本平靜的表情頓時有了點變化,他似笑非笑的嘆了口氣,將Credence拉起來,一個轉身將人面朝下的壓在沙發上,只有臀部因姿勢而高高挺起,裡頭的小嘴因為剛剛的挑逗已經變得柔軟,一開一合的像是在邀請Graves進入一樣。

 

  Credence知道這個姿勢即將來臨的是什麼,但這就是他自己要求的,被Graves處罰這件事情在他心裡留下了極大的陰影,他現在非常需要Graves的擁抱,也需要Graves猛力的上自己,告訴自己,永遠都是Graves的。

 

  而Graves很清楚每當Credence這樣主動要求時,就是他缺乏安全感,需要對自己的身份定位認證的時候,而他也從不吝嗇用身體告訴Credence他的愛有多猛烈。

 

  他抓住Credence纖細的嫩腰,將自己挺立的慾望緩緩的頂了進去,直到碰上了裡頭劇烈震動的東西,連Graves都明顯感受到了著東西的威力,挺立的慾望瞬間又大了一圈。

 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Credence弓起身子,身體被強硬貫穿的感覺讓他渾身發麻,只要想著是Graves在自己體內,他就興奮不已。

 

  只要是Graves先生就沒問題,只要是Graves先生,要怎麼對待自己都可以。

 

  Credence的腦袋有些暈呼,強烈的快感如浪潮般一波有一波的襲來,如果不努力呼吸就會被這可怕的浪潮淹沒,但他一點都不介意就這樣被淹沒,深陷於快感當中的感覺讓人不可自拔。

 

  「啊、啊、Graves先生……嗯嗯……啊!」

 

  Graves知道Credence最喜歡他頂往左上最頂點的那個地方,他不斷的從右下頂到左上,致力撞擊著那個最敏感的地方。

 

  「啊……啊、嗯、嗯……」

 

  「Graves先生……嗯嗯……啊嗯……」

 

  Graves一下一下的撞擊著,頻率也越來越快,原本就敏感疼痛的臀肉也因為撞擊而疼了起來來,連Graves都有感受到了Credence滾燙的小屁屁。

 

  「Credence。」

 

  「啊、嗯嗯、啊……」

 

  碩大的男根不斷無情的侵入,一直碰撞著他體內不斷騷動的小東西,快感完全以倍速增長,將他的思考撞的四分五裂的。

 

  「啊!好快……嗯……Graves先生……」

 

  Graves的撞擊每一下都特別猛力,Credence覺得自己身後的小嘴幾乎沒了知覺,抽插快速的就要著火了一樣。

 

  「啊……呀啊!」

 

  Credence一陣戰慄,正想宣洩出來的時候,腿間不斷晃動的聳立慾望被Graves一把抓住,拇指的指尖直接按住他的鈴口,讓他無法宣洩出來。

 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Graves先生……嗯、太刺激了……啊!」

 

  被強制停留在高潮的Credence全身敏感度大升,身上的每一吋肌膚都開始微微的跳動,進入極致的高潮。

 

  「嗯、嗯……哈啊……」

 

  「嗯……Credence。」

 

  「Credence,我愛你。」

 

  「啊啊、啊……!」

 

 

 

  +++

 

 

 

  「Graves先生……您還生氣嗎?」

 

  Credence躺在Graves懷裡,毛茸茸的小腦袋蹭了蹭Graves的下巴。

 

  Graves低頭看了下懷裡的小可愛,說真的,知道Credence跑進那間店的時候簡直嚇壞他了,當時就想著肯定要好好教訓一下著不乖的小傢伙,但真正動手教訓後,卻只有滿滿的不捨。

 

  「哇!」

 

  Credence還認真的看個Graves,卻發現身下傳來一陣疼,是Graves在揉他腫起來的屁股!「好痛、好痛、Graves先生……」

 

  「知道痛就好。」

 

  Graves深深的吻了Credence,接著用有些威脅的眼神盯著他,大手不重不輕的在他的屁股上來一下。「下次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,小心你的屁股。」

 

  「嗚……我、我知道了……」Credence害羞的底下頭,躦到Graves懷裡,乖巧的點點頭,不管怎麼說,這種懲罰又疼又難為情,他也一點都不想再讓Graves先生失望了。

 

  「好了,趕快睡吧。」

 

  「嗯……」

 

 

 

  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夭 的頭像
小夭

小夭故事館

小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