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走吧,Credence。」

 

  Graves從國會走了出來,Credence早已在外面的大廳等著,乖巧的坐姿讓剛走出來的Graves想起了第一次帶揆登斯回家時的畫面。

  那時候他也是一出來,就看見Credence乖巧的坐在外面,有些瑟瑟的發抖,但現在不同了,雖然也是縮著肩膀,卻看不出恐懼。

 

  「呃!好……」Credence低著頭跟了上去,走路的速度卻極其緩慢,離Graves有一段微妙的距離。

 

  這感覺怎麼好熟悉?

 

  Graves忍不住偷笑了一下,他養傷的時間裡,Credence一直都像這樣緊張兮兮,好像有話又說卻又一直沒有說,但他幾乎可以猜中Credence到底想做什麼。

  基本上使用破心術,被施法的人還是會有點感覺的,Credence應該已經被其他人使用過破心術了,這種感覺他應該也知道,所以……Credence自然是想起來那時候他在心裡跟Graves告白了。

 

  說實話,這段時間看Credence一直瞎忙的樣子他心裡一直癢癢的,他不是不戳破,而是擔心他一說、Credence又會躲到他的殼裡,另一方面是……看Credence這樣緊張又害羞的樣子實在挺可愛。

  而他也發現天天看幾眼可愛的Credence,對他的身體復原有很大的好處。

 

  「Gra……Graves先生……」

 

  Credence的聲音就像蚊子一樣小,但Graves還是聽見了,他正想回頭,卻看見身後的孩子輕輕的抓著他的衣角,臉紅透的像隻煮熟的蝦子。

 

  「Cre……」

 

  Graves才剛開口,下一秒、Credence卻直接從側邊抱了上來,毛茸茸的小腦袋在他的肩膀上磨蹭了兩下,接著他聽見了一種軟軟的奶音。「Graves先生……我……我很西……謝謝你……」

 

  這瞬間,Graves的腦袋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應聲斷裂,他也不管Credence最後改口說了謝謝你,在他耳裡聽來,這已經是Credence鼓起勇氣,最完美的告白了。

  而Credence還沒等到Graves的回答,就發現Graves一手環住他的腰,接著一個移形幻影,兩人直接就瞬回家裡,而且就在床上。

 

  Credence記得Graves曾經說過,移形幻影盡量不要兩人一起使用,如果攻力不過強,只有一個人移動成功算好事,比較糟糕的可能就是其中一人只有器官移動了。

  但Graves居然就這樣摟著他直接就瞬回房間了,這還是第一次。

 

  GravesCredence壓在床上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圍巾以及身上的大衣開始自動解開脫去,Credence的圍巾及外衣也順便一起被解開了。

  就在Credence還沉溺在他的Graves先生真的很厲害的時候,全身上下已經被脫的只剩下一件襯衫與移漸加厚的西裝褲了。

  「Gra……Graves先生?」發現自己已經被脫的剩下襯衫的Credence終於回過神,看見Graves緩緩解開的領帶,他忽然意識到現在的情況,也不免讓他在心底懷疑起現在是他在作夢還是Graves又是假的?

  「Credence,你希望我怎麼做?」Graves的聲音比平常更加低沉,雙眼也透露出了一絲情愫,粗重的喘息聲不斷的傳入Credence耳裡,聽的他心亂如麻。

 

  「我不知道……」Credence羞澀的低下頭,他忍不住想起了過去跟Grindelwald發生的事情,又想起搞不好Graves已經知道了這件事,又開始有些難過。

  看Credence的樣子,Graves也猜到他在想什麼了,要說不在意,肯定是假的,但只要想到Credence是想著和自己,就更加心疼。

  「Credence。」Graves的嘴唇靠到Credence耳邊,濕熱的氣息讓他有些敏感。「有很多東西,我選擇不看,總有一天、你會自己告訴我,對嗎?」

  Credence的眼眶開始佈滿了淚水,他顫抖著雙手,用力的抱住Graves

  「我……我喜歡Graves先生……從那天開始……第一次見面的那天開始……就好喜歡……一直都好喜歡……所以、所以我才會跟……」

  「乖,Credence,別說了。」Graves知道Credence想道歉,但他現在不想聽漸Credence的道歉,或許以後也不想再聽見了,他親吻著Credence的臉頰,臉上帶著一絲笑意。「我也喜歡你,Credence,現在、我想抱你。」

 

  Graves的話就像是某種催情愫,讓Credence聽的臉紅心跳的,他顫抖著嘴唇,害羞的吻上了Graves

 

  Credence的舉動被Graves認定是個開始的信號,就在Credence離開他的嘴唇時,他再度吻了上去,這次、他的舌頭在Credence反應過來前就闖入了他的嘴裡,這種又深又濃烈的吻他是第一次體驗,而這個第一次,他獻給了他最愛的男人。

 

  「嗯……」

 

  Graves的手緩緩的探進了Credence的襯衫裡,厚實的手掌劃過細緻柔軟的肌膚,副有彈性的手感讓他興致大增,一路摸到那個雖然纖瘦卻精實的胸膛,指尖也觸碰到了那個小小的豆丁,一下就硬挺了起來。

  Credence雖然不是第一次上床了,但以往都是沒有前戲的,對於Graves的愛撫他格外的敏感,只要想到這雙手的主人是Graves,是他朝思暮想的Graves先生,就難以平復心裡激動的情緒。

 

  Graves的手指不斷的挑逗Credence胸前的小東西,指甲時不時的摳弄不斷讓Credence一顫一顫的,Credence從來不知道男人的乳頭可以如此敏感,被人這樣搓揉居然會這麼舒服。

  「嗚……」當Graves的手指離開Credence的胸膛時,對於忽然失去凌虐的乳頭Credence下意識的發出了一聲委屈的喘息,這聽在Graves的耳裡是這樣的悅耳。

 

  「喜歡我摸這裡是嗎?」Graves一點都不避諱這個,上床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,每個人的敏感點也不同,如果想要達到雙方都極度歡愉的情況,還是需要一邊執行、一邊調整的。

  但Credence就不習慣這種直白的問法了,他害羞的別開頭,卻又捨不得不看Graves而偷偷來回瞄了兩眼,這些小動作Graves全都看見了。

  Graves心裡其實很亂,Credence有意無意的各種行為都是對他的撩撥,但他並不想因為自己的衝動而弄傷了還沒成年的Credence,最後所有的熱情都轉變為淡淡的微笑。

 

  「嗚!葛雷……夫……先生……」Credence一開始只是感覺到胸前的敏感點又在一次被觸碰,隨後馬上就發現這處感與剛剛截然不同,低頭一看才發現,Graves正用嘴吮吸著他的乳頭,舌頭上不規則的紋路及柔軟濕熱的感覺幾乎要把Credence逼瘋,好像有種奇怪的感覺從胸膛流竄至全深,讓他整個人都有些麻麻的。

 

  Graves很滿意Credence有這樣敏感的身體,看來胸前的兩個小東西就是Credence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了,但他一邊用牙齒輕輕啃咬著那個挺力紅腫的小東西,手也不能閒著,開始解了Credence的褲頭。

 

  「哇!」Credence身下的衣物被Graves一把扯下,露出了已經微微挺立的男性象徵,一顫一顫的替他的小主人表現出此刻的心情。

  Graves的大手直接覆蓋在Credence半挺的慾望上,很快就開始了不快不慢的套弄,也善用了指尖好好對付了他的鈴口,有些刺刺的疼痛感更提高了套弄引發的快感,一波一波的直衝腦門。

 

  「嗚……哈啊……」Credence的喘息聲也比原來大上很多,Graves的套弄速率非常恰當,不會快到一飛沖天,也沒有慢的讓他熱不起來,而是層層疊加的累積上去,每一次的套弄都可以讓他感覺到完整的快感。

  不知道這套弄持續了多久,Credence只知道自己的意識逐漸飄忽,他瞪圓了雙眼看著Graves,發現對方看起來就如同平時那樣平靜,跟他的反應成了強烈的對比。

 

  那是因為Graves先生一直在幫他,那自己是不是也應該幫Graves先生做點什麼?

 

  Credence亂哄哄的腦袋裡胡思亂想了一番,最後有些挫敗的低下腦袋,他不知道該怎麼幫忙,連做這樣的事情、他都只能接受Graves先生的愛,而自己什麼都沒辦法幫他嗎?

 

  「對不起……」

 

  「什麼?」

  Graves正認真的陷入情境當中,卻被Credence的一句道歉弄醒了,他疑惑的看向Credence滿是潮紅的臉,透露著一股愧疚的氣息。「不舒服嗎?」

  「不、很舒服……但是這樣Graves先生都……」Credence一邊說著,一邊有些羞澀的扭著身子,一不小心、他的大腿就碰到了某個堅硬的物體。

 

  Credence驚訝的看著Graves的腿間,那裡隔著褲子高高的隆起,他的大腿只是稍稍移動了移下,馬上就碰到了,那個又熱又硬挺的棒狀物,那個超乎認知的尺寸讓Credence有點嚇呆了。

  GravesCredence這副德性,只覺得有些無奈,他伸手將Credence的腿抬到自己肩膀上,讓他不斷顫抖的小小魁可以更毫無遮蔽的敞露在空氣當中。

 

  「你什麼都不用做。」Graves的聲音低沉又有磁性,情欲上來時的沙啞聲更添加了情色的氣味。「只要看著我就可以了。」

  這種高深的情話Credence聽都沒聽過,他早就羞的不知道該把臉藏在哪裡了,卻又被Graves下了必須看著他的臉的命令,只是這雖然很害羞很難為情,但Graves先生因為他而情慾高漲這件事情讓他忍不住偷笑了兩聲,原來Graves部長也是有感覺的,即使他臉上依然沒有太大的變化。

 

  「嗯嗯……」

 

  就在Credence還在竊喜的時候,Graves已經掏出了他尺寸驚人的男性象徵,緊緊的貼在Credence顫抖的慾望上,而Graves也在這時,把Credence原來打開的雙腿給合了起來。

  接著,Credence就感受到那個炙熱的棒狀物在自己腿間不斷的抽插,緊緊的貼合在他憋得腫脹的男根上,不斷的摩擦,越發越熱。

 

  「嗚嗯……」Credence被快感衝入腦門,全身上下的肌膚都比一開始更加敏感,Graves的手掌滑過他的腰身、每個被撫摸過的地方都像觸電般的麻癢。

  Graves本來就打算以不進入的方式讓雙方都達到高潮,見到Credence紅著臉在他身下嬌喘著,這樣的視覺衝擊也讓Graves快速進入狀況,緊抓著那雙修長的腿開始加快抽插的頻率。

  最後,在Credence一聲黏膩的喘息聲後,被磨擦得又熱又癢的男根從鈴口噴發出了屬於他的白濁液體,一攤一攤的殘留在他劇烈起伏的腹部上。

  Credence發洩過後,Graves將自己的東西退了出來,還沒發洩過的慾望比原本大了一圈,肌膚表面更是浮起了明顯的青筋。

 

  「Graves先生……」

 

  Credence躺在床上,微微的歪著頭看向Graves,手則是抓著自己的大腿,露出了正不斷收縮的緊密小穴,聲音也不像平常那樣緊繃,而是有點甜滋滋的。

 

  「裡面……好熱……」

 

  Graves看到眼前的畫面,倒吸了一大口氣,腹部鼓譟得讓他有些難耐,原來他並不打算跟位成年的Credence做到最後的,但喜歡的人就躺在床上如此邀約,這要人怎麼忍得住?

 

  「Credence……你真是……壞孩子。」

  Graves磁性的嗓音在Credence耳邊響起,粗重的喘息聽的Credence渾身打顫,他很緊張、很興奮,又有點害怕,Graves指節分明的手指探到了他身下那個最隱密的地方,輕柔的一邊按壓,一邊鑽了進去。

 

  「啊……」Credence張著嘴吸入了大量的冷空氣,被異物入侵的不適感讓他身體有些緊繃,Graves的手指跟他的後穴比起來自然是冰涼許多,觸感格外明顯。

  Graves用手指在裡頭進進出出的摳弄著,嘴也沒有閒下來,他將臉湊到Credence的頸窩,像是在安撫一樣的舔舐著他的耳朵慢慢的下滑至下巴。

 

  「放鬆點,Credence。」

  隨著Graves的話語,Credence像是被施了法一樣,緩緩的放軟腰,讓自己可以好好感受一下Graves先生的手指帶來的快感,而就在他放鬆一些些的時候、第二隻手指也送了進去,細嫩的後穴頓時被撐了兩倍大,也開始出現令人羞澀的水漬聲。

  Credence緊咬下唇,他感覺到自己身體裡好像產生了什麼變化,有股燥熱感在小腹不斷的囤積,身後被入侵的通道也越來越熱、越來越麻癢,而Graves的手指也總是劃過他那敏感的深處而不多做停留,讓他的情緒不上不下的卡在一個微妙的平衡上。

 

  Graves發現Credence的小穴緊緊的吸住了他的手指,不斷收縮著好像要把他的手指給吞進去一樣,這種視覺衝擊讓他看得口乾舌燥的,這次沒有多想、第三隻手指也直接擠了進去,馬上引來Credence一聲低調的嬌喘。

  GravesCredence檔著自己臉的手給拉開,吻上了那個因用力過猛而咬的泛白的嘴唇,他有多久沒與人接吻了?又或者說,他有多久沒有用這樣的心情與人接吻了?Credence對他而言就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存在,在今天以前,他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如此重視他。

 

 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他不知道,或許是從第一次見面,那個被養母毆打而渾身是傷,瑟瑟發抖的樣子,又或者是在他決定要收養Credence後,走出國會看見那個乖巧的坐在外面害怕世界的樣子,又或者是……在他第一次抱住他的時候,第一次給他燦爛笑容的時候,第一次哭著看著他,向他求救的時候,他發現了自己的心也會因為Credence的反應而隨之動盪。

 

  就像現在,當他吻向Credence後,Credence露出的幸福表情,讓他充滿了責任感,讓他想一輩子守護這個孩子……又或者是,守護這個男人,守護他的笑臉,守護他的一切。

 

  「嗯啊……!」

  大概是因為前戲做得夠久,Credence也非常信任Graves,這次的進入非常順利,也沒有任何該有的疼痛,Credence只覺得身下被填得滿滿的,而體內的居然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那個形體、那個浮起得青筋,正在摩擦著自己的腸壁,剛剛一直沒有碰到的敏感帶更是直接被緊緊的貼合,一點縫隙都沒有留給他。

  Graves將自己碩大的慾望一吋一吋的擠了進去,過程不但不困難,Credence的身體像是有股吸力,不斷的將Graves吸到更深處,其實因為擔心Credence會受不了,一開始他並沒有要全部進去的意思,但這股吸力卻不斷的引導他,讓他更加深入,直到整跟沒入那個飢渴的小穴後,Graves萬分驚訝他與Credence身體的契合度。

 

  一下被填滿的Credence有些難以呼吸,他只覺得自己全身發燙,穴口接合處的地方有些緊繃、酸澀,原本放軟的腰也不知不覺再度弓了起來,以經發洩過的欲望也已經高高挺起,鈴口處有一些殘留的液體正有些蓄勢待發的意味。

  Credence原本緊閉著嘴不想發出太多讓人害羞的呻吟,但Graves的吻不斷的將他的嘴撬開,讓他不斷發出帶著鼻音的嗚咽,原本就充滿霧水的眼眶有些止不住的越發濕潤,他分不清自己的淚水究竟是因為舒服還是難受,只知道Graves的身體逐漸的壓了上來,帶有溫度的重量讓他連心都滿滿的。

 

  一直到這時,Credence才雙眼迷濛的看見了Graves的臉,是他沒有見過的表情,白皙的肌膚上也染上了一層粉紅,而這紅大片的蔓延至耳根,原本整齊的襯衫也不知何時早以大敞,厚實的胸膛及優美的肌肉線條讓他看得有些入神,腦海裡有個聲音一直不斷的提醒他,自己正在跟最愛的Graves先生上床。

  Graves一抬頭就發現那小傢伙正用如此意亂情迷的表情直勾勾的盯著自己,哪裡還忍的住,原本抓著腿的雙手轉而緊緊扣住Credence纖細的嫩腰,開始用身下的粗壯物抽插了起來。

 

  「啊--!」

  每當Graves緩緩的抽出又重重的桶入的瞬間,Credence都覺得體內有股電流從某個深處傳達至全身,原來緊繃的四肢頓時有些癱軟,他再也沒有力氣做出抓緊被單或是遮住臉之類的事情,現在的他就如同一隻落入牢籠的小兔子,只能任由獵人擺佈。

  一開始的忍耐幾乎就像是為了現在的爆發,Graves難以控制的逐漸加快抽插的速度,每一下都頂到最深處,諾大的臥室裡開始傳出了因力道過猛而發出的肉體拍擊聲,而當炙熱的頂端碰到某個黏膩的凸起物時,原本柔軟的腸壁忽然緊緊的絞住了,四面八方的壓力隨之而來,像是要把他的直接揉進去一樣收縮得極為厲害。

 

  Credence也在此刻驚叫出聲,那個地方像是牽引著他全身上下的神經,輕輕一觸就讓他接近崩潰,瘋狂的塊感讓他全身酥麻,腹部的股燥感一瞬間就噴湧而出,白濁第液體第二次宣洩了出來,而這一次的量明顯比第一次多的多。

  雖然已經發洩了第一次,Graves該讓Credence休息了,而這一次他也差點就要繳械,但好不容易發現了Credence的敏感點,他可不想現在就結束了,正在猶豫該退出來還是該繼續的時候,Credence忽然敞開雙手,摟住他也紅得發燙的脖子,用在的黏膩的奶音說著。

  「Graves先生……抱我……」

 

  Graves忽然發現,自己對這種撒嬌式的口吻完全無法抵抗,他一把將Credence抱了起來,兩人赤裸的身軀緊緊相擁著,身下也開始對著剛剛發現的敏感點猛攻,每一次撞擊都對著那個方向進入。

  體內深處的摩擦及撞擊都變得更加刺激,快感的浪潮一波一波的襲來,幾乎要將他淹沒,而在這片情慾的汪洋中,他只能緊緊的抓住Graves,好像這樣可以抓住一絲絲的理智,但隨著Graves給他的吻,他的意識開始徹底抽離,接合處的疼痛已經完全感受不到了,他只知道有個東西不斷的進進出出、不斷的撞擊到一個讓他瘋狂的深處。

  「啊……嗚嗯……」Credence的唾液不自覺的從嘴角滑落,淚水也早以打濕了他充滿潮紅的臉頰,此時此刻他真的覺得自己就是在作夢,他不過就是個被世界遺忘的人,這樣的他、居然可以讓Graves先生愛上他,居然可以得到一個溫暖的家,居然可以如此幸福,過去的他想都不敢想。

 

  「我……Graves、先生……喜歡……」Credence帶著哭音在Graves耳邊呢喃著,情慾讓他的聲音有些沙啞,卻更加的性感。「最……喜歡……我、我愛您……」

 

  「嗯……」Graves寵溺的吻了吻他的鼻頭、嘴唇、下巴,好像他是什麼脆弱的寶貝,輕輕一碰就要碎了一般的輕柔愛撫著。

 

  「我也愛你,Credence。」

 

 

  +++

 

 

  看著Credence滿足的睡臉,Graves先是勾起了一個淡淡的微笑,接著伸手幫他撥開了被淚水打濕的劉海,露出睡得安穩的精緻臉龐。

  他從床頭的矮櫃上拿起了他的黑色魔杖,用頂端輕輕的點在Credence的腦袋上,原來帶著笑意的眼神越發陰暗,他的視線不願離開床上的男孩,深怕只要一閉上眼、這一切就要結束了。

 

  今天一早,Graves就被Queenie首長找去了,不過他早就料想過了,所以他並不意外,那裡聚集了美國魔法國會的幾個元老,以及一些德高望重的長者,除了他以外還有其他名聲崇高的正氣師家族都在現場,這是他比較意外的,他以為這件事情會低調的解決。

  但顯然大家先前都十分關注暗黑怨靈的動向,這次的召集主要是說明暗黑怨靈已經確實不在Credence身上了,而Credence也沒有殘留任何奇怪的能力,也無法被其他人利用,Grindelwald則是在被猜穿後、自行逃離了,關於沒有把Grindelwald關好這件事情也需要一一探討。

  而這些,傷剛養好的Graves並沒有聽進去太多,又或者是、他一直在等著最後那句話,所以無心去管前面那些瑣事。

 

  最後,Queenie解散了會議,只留了他下來,Graves知道,差不多了。

 

  Queenie說,Credence已經確認不是宿主了,而他也不是巫師,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莫魔,而他們的條例明文規定了,莫魔跟巫師、女巫不能有來往,更不可能讓他們知道魔法的世界,他們應該要對Credence施展遺忘咒。

  Graves拒絕了讓遺忘咒執行師來做這件事情,因為他想自己動手,在離開Credence之前、他還有事情要做。

 

  看著Credence的臉龐,Graves留戀的在他額頭上留下一個吻,接著、用魔在轉了兩圈。

 

  「空空……遺忘。」

 

  那一刻,他看見了Credence的眼角,滑下了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夭 的頭像
小夭

小夭故事館

小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